Posted on

原标题:山脊上修长城

▲所有的砖料都要靠骡队运送到山上的长城脚下。每块砖接近35斤。而每头骡子每次要驮上十块砖。

▲长城上空间狭窄,这也为施工增加了不少难度。

▲骡子只能将砖运送到长城脚下,在长城上运砖就只能靠人背了。

▲一次上下山就要近两个小时,因此工人师傅们的午饭都是在山上简单地吃一些。

传统的青砖,白灰砂石勾缝。一切都按传统工艺进行,让箭扣长城修旧如旧保持它的历史原貌。

一些地方站立都很危险,而修缮工作很多都是在这样的地方进行的。

箭扣长城一直以它的险峻著称,多年的非法攀爬,加之自然侵蚀,让长城损毁严重,此次修缮在对破损的城砖进行加固的同时也将恢复城墙的排水系统,减缓自然侵蚀的速度。

“驾——嗨——驾!”在浓荫蔽日的山阴面,一行三头骡子,背上分左右驮着两大摞灰色方砖,全身肌肉紧绷,在赶牲口人的吆喝声中,一边重重喘息着,一边蹄子用力抓地,艰难地在陡峭的山路上行进着。

工地随着山脊跑,运料靠骡驮人背,和灰砌砖纯手工,一切仿若古人——这就是文物保护工程:长城修缮。

站在山坳里的怀柔区雁栖镇西栅子村举目四望,山环林抱、群峰耸峙,一条灰色苍龙在山脊上起舞,这就是以奇、险、绝、野著称的箭扣段长城。

箭扣段长城从正北楼到九眼楼共48个敌台,自2016年起,已启动三期工程,抢险修缮25个敌台。第三期工程含8个敌台1094米长,是箭扣段长城落差最大、最险峻陡峭、施工难度最大的一段。

今年4月17日,第三期工程正式开工,两大段四个作业面同时进行。倒料、背料、墁地砌砖,工人随着工作面的允许在随时调整,目前两个作业队近80人在场,早6点上山晚6点下山。

在山脊上施工,运料难,白灰和砖全靠骡子驮、人背。

“大方砖干的一块33斤左右,下雨打湿了35斤左右,一头骡子一次能驮10块,一个人一次能赶3头骡子,一天最多运四趟,就是120块。”60岁的王占江边搬砖边给记者算,他就是那个赶骡子的人。在山脚下抬头就能看见山脊上的长城,但运一趟砖却要走2个多小时,雨天路滑还走不了。

靠骡子只能把砖运到城墙根下,而且骡队能走的路只有两条,通往2个敌台。要把砖从这2个敌台运到其他6个敌台,全靠人背。这几天光背砖的工人就安排了30多个。

“大方砖一次能背两块,条砖一次能背3块。”一位背砖师傅说。爬过箭扣长城的人都知道,有的地方台阶坍塌,有的以石块做台阶,陡峭处近乎直上直下,爬起来手脚并用都很吃力,但工人还要背上六七十斤的砖,而且不垫任何东西,砖直接压在后背上。掀开他们的衣服,后背早已磨破。

运水上城墙同样艰难。

“从山脚下到作业面,一共做了三个扬程。用泵把水都打到124号敌台这儿,再往两边分。”工程技术指导、64岁的程永茂介绍。在施工段,细细的白色水管比长城还要长。

在山脊上砌砖垒墙难上加难。记者眼见着工人半只脚悬空踩着半残的台阶在墁砖。

“操作面特别有限,特别不出活。平地施工可以挂线,山上挂不了,砌砖垒墙全凭经验,只能随弯就弯、随坡就坡、随层就层、随残就残。”程永茂说。而这些师傅都经过专门培训,修长城的经验最短的也有三年,最长的干过15年。

这些工人还有一个特点,老家都在山区,大部分来自河北丰宁或滦平。“不经常爬山的人走一趟膝盖就受不了了。这个从春干到秋,得天天爬。”程永茂说。

上山的路又远又难爬,为了节约时间,工人们中午就在长城上吃午饭。背点馒头当主食,煮点热乎的汤面,有的人还带着咸菜、豆腐乳等调味。

以长城为餐桌,以层峦叠嶂的青山和山脚下的村庄做幕布,午饭时间大家说说笑笑、轻松愉快,有人还边吃边用手机和家人视频聊天,或者给亲友们看早上拍的长城云海美景。

打工赚钱比这儿容易的地方有很多,为什么偏偏选择最艰苦的修长城?

“能把老祖宗留存的东西原汁原味地保护下去,相当有意义。到你没有的那天,子孙后代说,我爷爷在哪哪修过长城,就想留这么一句话。”58岁的工人乔彦存直爽地说,满脸自豪。

文/记者 于丽爽 摄/记者 甘南

责编:侯兴川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